臧克家:始终为人民而跃动的诗心_光明网

臧克家:始终为人民而跃动的诗心_光明网
【追光文学大师·留念臧克家诞辰115周年】  作者:刘增人(青岛大学文学院我国期刊研究所研究员,著有《臧克家论稿》《臧克家著作赏识》等)  1905年诞生于山东诸城的闻名诗人臧克家,2004年病逝于北京。新华社电讯稿称其为“一部活生生的我国新诗史”,文艺界则有人誉称“世纪诗翁”。  臧克家1930年考入兴办伊始的国立青岛大学,成为闻一多诗教下的及门弟子。1933年在闻一多、王统照等赞助下,自费出书了第一部新诗集《痕迹》,茅盾、老舍等纷繁著文推介,臧克家所以一举成为“1933年文坛上的新人”,《痕迹》风格的诗,也被誉为“《痕迹》体”或“臧克家体”。臧克家1988年,臧克家在《诗篇》社主办的“诗篇一日”上。左起:艾青、臧克家、冯至、卞之琳。材料图片1987年9月30日,臧克家、郑曼配偶探望叶圣陶先生(中)。材料图片臧克家给大女儿臧小平录自作旧体诗《老黄牛》手迹??材料图片  1、《老马》《三代》:半生专为农人发声  所谓“《痕迹》体”,一般指拿手取材于日子现场,执着于现实日子的本真,在诗艺寻求上又着重凝练宛转、隽永深邃的风格。一卷《痕迹》,最为人称道的非《老马》莫属:  总得叫大车装个够,/它反正不说一句话,/背上的压力往肉里扣,/它把头沉重地垂下!//这刻不知道下刻的命,/它有泪只往心里咽,/眼里飘来一道鞭影,/它抬起头望望前面。  《老马》是以闻一多的《死水》为艺术范本苦心琢磨的优异成果。全诗八行,分为两节,每节的字数、行数,都是完全相同的。首节四句的字数,按八八九八的格式摆放,末节则按九八八八的模型构建。每行都由三个音节组成,但每个音节的字数又不尽相同,所以构成以三字句为根本单位,以三、二、三为根本形状的编制,二字与四字音组灵敏地穿插其间,打破了板滞与单调,显示出总体上整齐划一而又参差参差的音乐美感。《老马》选用ABAB式的穿插韵脚,回环参差,隔行扣接,变中有序,朗朗上口。“够”“下”“命”“面”,都是比较压抑消沉的腔调,和全诗的体裁、基调铢两悉称,相辅相成。这首诗摒弃了“新月诗派”高蹈云端与社会现实隔阂的人生情绪,而尽量保存其关于格律美的艺术寻求,从而把诗篇的一字一句都像螺丝钉相同扭紧在诗行中,用沉重的节奏和低抑的韵律去敲击读者的心弦,一贯被誉为诗人前期诗作的代表,以及二十世纪三十年代现实主义诗篇的俊彦。  《老马》影响广远,曾被作曲家冼星海选中拟配曲寄往法国。但这一重载鞭挞下的老马,终究标志什么,却是仁智各见。有的说是诗人自喻,有的感觉是历经苦难的中华民族的标志,有的以为寓体广泛,举凡其时在日子的重压下苦苦挣扎的人们,都是老马意象的对应。笔者以为,最切合诗篇内在的,应该描绘的便是旧我国千千万万不幸而又无助的贫穷农人。纵观百年以来的我国文学史,鲁迅、茅盾、王统照、叶紫等优异的小说家,都从前以自己饱蘸浓情的艺术笔触,从不同旁边面描绘我国农人的生计地步。咱们从闰土、祥林嫂、老通宝、奚二叔、云普叔等人物身上,明晰地看到“老马”的生计情况与精力情况,而在新诗范畴里,以这样的思维深度和爱情浓度为农人发声的诗人,或许只要臧克家一人。  经历过抗战烽烟,转战过鲁苏皖鄂豫,臧克家总算在重庆歌乐山下安顿了疲乏的身心,他再度为农人发声。1943年他出书了新诗集《泥土的歌》,其间的“压卷之作”应该便是闻名的《三代》:孩子/在土里洗澡;/爸爸,/在土里流汗;/爷爷/在土里葬埋。  诗人用少到不能再少的文字,为农人日子史上的三个阶段剪影,构成三个严密贯穿、互为因果的意象。三个意象之间的全部转机、过渡、告知,概予删去,好像蒙太奇相同大跨度组合在一同,是写了一家三代的日子情况,又是全部旧我国农人走过的日子道路的浓缩,生动具象地再现了简直全部悲惨剧型农人的一同命运形式。它没有年代、末侯、地域、姓氏,是日子的高度笼统,但它清楚又是洗澡、流汗、葬埋这样极端详细的日子画面——一般和单个,笼统和详细,实质和现象,在诗人对农人日子的透彻了解和深挚注重下,无间地融为一体了。宛转凝练,深重扎实的诗风,与《老马》前呼后应,组建起我国新诗史上值得注重的系列。  2、《兵车向前方开》:擂起嘹亮的抗战鼓角  长达十四年的抗日战争期间,大多数知识分子以各自不同的方法宣示了可贵的家国情怀,保卫了民族的庄严。他们对国家民族的奉献,也将永久被晚辈赞颂和思念。臧克家便是这类知识分子的一位杰出代表。  1937年7月19日,臧克家创造诗篇《咱们要抗战》,旗帜明显地亮出在大是大非关头自己毫不含糊的民族情绪。次年4月23日,诗人在赴汉口车中,写下了名篇《兵车向前方开》:耕破黑夜,/又驰去白日,/赴敌千里外,/挟一天风沙,/兵车向前方开。//兵车向前方开。/炮口在笑,/勇士在高歌,/风萧萧,/鬃影在风里飘。  第一节作俯瞰式描绘,突显的是兵车的动态。第二节则选取几个特写镜头,横向展现大军的精力风貌:报国有路,大炮仰天长笑,欢喜行将一偿素志;热血沸涌,勇士高歌赴敌,要用血肉之躯筑成新的长城;战马嘶鸣,长鬃猎猎,犹如云间电闪林间风啸飘动飞扬!几个极富战地特征的特写镜头,叠印在读者心间,将年代的气氛、将士的浩气渲染得如此明显浓郁,再配上风声与歌声一同在云天之际交响回旋,真令人恨不能立刻倚天抽长剑,小试身手补天裂,净洗胡沙补金瓯!  3、《有的人》:对标鲁迅精力,叩问人生真理  1949年10月,诗人写下了广泛传扬的名篇《有的人》。  这首诗的副题为“留念鲁迅有感”,实践是以鲁迅精力为坐标,以热情与道理的互补共生而天然构成的艺术张力,深重地叩问人生的真理。《有的人》以对待公民的不同情绪以及各自不同的结局,呈现出一种严峻深入的辩证规则。两种人生寻求,两种人生结局,是短暂与永久对立又一致的前史规则。一起,诗篇摒弃了某种详细的人与事,而以“有的人”笼统化、特质化,使读者从单个中领略到一般,从详细人事的认知中提高到对深层道理的根究。又以激烈的比照度,把必定与否定、短暂与永久、一己希望与前史结局写成相反相成的格式,引发人们对人生真理的久远考虑,在激烈明显的比照中构成爱憎清楚的情感与艺术的张力,引导不同年代的人们神往真善美的人生,拓宽与公民同呼吸共命运的正途大路。  在晚年,臧克家从前屡次自谓他终身写诗万余首,但真实能够传世的,也就五六篇,再扩展一些,也不过一二十篇。这当然是自谦之词,但也并非全无道理。他长时间日子、战役在戎马倥偬的战地前沿,要求每一华章都咬文嚼字恐怕是远于事理的苛求。像许许多多老一辈文化人相同,他从那么扑朔迷离的环境中走来,要想不感染一些前史的尘埃,也只能是一种理想境界。但臧克家在绵长的创造道路上,昂首为底层大众发声;在民族生死存亡的关头,他挺起胸膛,高唱正气歌,表扬勇敢兵士以血肉之躯构建新长城的前史功劳;当平和建造时期,他又对标鲁迅精力,向全部人严厉地叩问生与死的价值与含义。  文学长辈的全部奉献与限制,都是咱们最名贵的精力财富。  《光明日报》( 2020年09月30日?14版)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